59岁姥姥冲上一线“家里都是党员用不着解释”

从1月27号抵达武汉开始北京市援助湖北医疗队已经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工作了半个多月。59岁的石月欣,是北京天坛医院感染管理处副主任护师。今年除夕之夜,她在岗位上过完了自己的生日。

在北京医疗队136人中,石月欣年龄最大,而她所在的医院感染管理小分队,任务是最关键的。她说,为了保护好每一个人的安全,所有细节都容不得一点马虎。

和石月欣约采访不是特别容易,因为她的工作虽然不用坐班,但是每天都需要随队员往返驻地和隔离病区,尤其是赶上发现医院感染管理,也就是院感方面出现新情况的时候,会更忙。

从下午16时到20时,4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曹怡坤先后发送了12条短信,既讲道理又有温度。耐心细致的工作,最终打动了这对小夫妻。次日,曹怡坤和社区工作人员一道,把夫妻俩护送到了隔离医院。劝说的同时,她还考虑到病患的情况特殊,为孕妇争取到了住宿条件稍好的隔离点。

“正因为你夫人的特殊状态,我们更希望你们能及早得到相应救治。为了您和家人的健康,请和我们去隔离点。”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12名医护人员在武汉合影

石月欣:“大年初二晚上,我们主任给我打电话,问我可不可以去,我不带打磕巴地说没问题。他就说,要不要跟家里人说,你得做好家里人的思想工作,你家里安排好了吗?我说,我们家除了我4岁的外孙女不是党员,剩下的4个人都是党员,用不着跟他们解释。”

59岁,她走上了战“疫”最前线

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今年春节,石月欣坚持在岗。她早在1月26日便写下了请战书,除夕夜更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了自己的59岁生日。出征前,她没有向家人做过多的解释。

这是直抵人心的人间大爱。他们虽被称作白衣战士,但心中亦有柔软所在, “孩子,等妈妈回家”“在家好好学习,加油!”“等疫情结束后,我娶你!” “老婆,我爱你!”……字里行间,有他们放不下的爱与责任。家里上学的孩子,功课没有落下吧?临阵“逃婚”的选择里,有多少对爱人的歉疚?逆行在防疫前线的日子里,他们又有多少对亲人和爱人的思念和牵挂?白衣战袍上温情款款的字眼,写不够他们的满腔柔情。但思念再重,他们依然舍小家为大家,依然选择了人间大爱。带着对亲人的思念,穿上厚重的防护服,他们继续信心百倍地开始工作。

通知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结合本地区实际,制定具体实施方案,抓紧组织实施,尽快把调整增加的基本养老金发放到退休人员手中。

几天前,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接到通知,要把500张病床的“存量”扩充到800张,这又给石月欣的院感团队带来不小压力。

石月欣:“我们医院虽然是三级甲等医院,但平常工作也不穿脱隔离衣,除了那种ICU还有感染科病房,但也不是穿这种‘猴服’,就是那种手术衣,和这个级别还不一样。因为现在新冠病毒传播方式要求高级别的隔离,防止这些医疗事故的发生,所以我们要严格教会每一个人正确的操作。”

这些天里,和家人视频也成为紧张工作之余难得放松的时光。

除了转运病患,居民的其他需求她也尽力满足。3月3日下午,正在开展日常巡查的曹怡坤变身为“代购”,帮助居民取药。取药途中,她也不忘巡查的职责 ,一边走一边查看巡查小区各处点位,遇到散步的群众,她总是不厌其烦的进行劝导,“没事不要外出,安心在家里呆着,坚持就是胜利”。

每一个有爱有担当的他们,都值得被铭记并尊重。春天花会开,明天会更好。我们坚信,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民族,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战胜困难的脚步。(文心衣)

石月欣:“其实真的特简单,我觉得我是党员;再一个当时要的标准是高级职称,我们科就我跟主任,如果我不来,就是主任,他要管全院的,我们医院也有感染科病房,工作量也不小。我们科的一个小同志在院感的工龄还算长一些,但是她怀孕了。那些90后的小孩都是去年和前年毕业的,没一个在临床工作过。我觉得我工龄39年了,觉得就应该来。咱平常受党教育这么多年没什么可怕的,当时我们主任问过我说你这件事你害怕吗?我是真的不害怕。因为我这个岁数经历得多,再一个我觉得真的到一线来,通过我的工作经验,我能多看一些,能多发现点东西。”

“我们是来和他们一起战斗”

1月27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12名医护人员临行前合影

开门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尽管穿着防护服,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还是让曹怡坤有些紧张,可她没有打乱工作节奏,采集登记相关信息、讲解当前有关政策、询问还有哪些困难,很快取得了老人的理解和配合。

石月欣:“对。我觉得我们来这不是帮他们,是跟他们一块战斗,这是咱们中国人的事儿。咱们干的是同样的工作,同样的危险,只不过战斗的地点不一样。”

记者:“您虽然说自己的工作不需要坐班,但是我知道其实院感工作非常重要。”

“我们已经接到通知,要送您和夫人去隔离医院。全市所有小区将要封闭,后期您的生活也会受影响,隔离点会更方便。”

“社区会派车来接,隔离医院条件不错,餐饮有保障,并且有医务人员,为了您和你夫人的安全考虑,请配合我们。”

石月欣:“对,‘上管天’就是管空气的尘埃粒子、病毒颗粒;‘下管地’,其实就是物体表面,桌子、病人的床单卫生,还有地面、所有护理带的物体表面,这个叫地;‘中间管人际’,人际是什么?就是穿脱隔离衣、洗手,还有无菌操作,这些就是人。我们的工作真是事无巨细,上到大的框架,下到小的一根针,都得管起来。”

在不满24小时的时间里,院感团队顺利完成了病区改造任务,也完成了院区“三区两线”的基本建设。

心若向阳,何惧风雨。“逆行”的白衣战士,用创意的表达,为抗疫一线注入了缕缕温情,我们虽然看不见你们的脸庞,却从这些字句里看到了信心和力量,最终汇聚成满满的守护能量。他们虽然辛苦,但从不说苦;他们虽然想念家,但依然选择坚守;他们都是普通人,但在危难时刻却坚如铁石。白衣战袍留字,亦是中国力量和中国精神的最美缩影。

石月欣:“我们是27日夜里到的,第二天就得新开病房。28日就进医院,和几个参加过抗击SARS的老主任,我们院感的4个人、协和西院的院感的大夫,还有院长、书记一块,协商了一个认为在这个不是传染病医院里最好的一个流程。包括打隔断、走流程、穿脱隔离衣的流程,我们都仔细认真敲定了,29日就开始收病人。”

让我们通过总台央广记者黎明对她的采访,了解一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最前线中,医院感染管理工作的“事无巨细”。

2月1日下午,曹怡坤第一次参与劝说转运工作,所里接到社区工作人员的求助,辖区居民李某(化姓)的妻子确诊新冠肺炎,李某作为密切接触者,需要及时隔离,她和同事立即赶了过去。

根据通知,此次调整,继续统一采取定额调整、挂钩调整与适当倾斜相结合的调整办法,定额调整体现社会公平,同一地区各类退休人员调整标准基本一致;挂钩调整体现“多缴多得”“长缴多得”的激励机制,使在职时多缴费、长缴费的人员多得养老金;适当倾斜体现重点关怀,主要是对高龄退休人员和艰苦边远地区退休人员等群体予以照顾。

这是青春担当的生动注脚。年轻的90后有点淘气,不管是战袍上写着“请叫我帅哥”“希望国家给我分配一个男朋友”的小可爱,还是写有“热干面”“东坡肉”“羊肉泡膜”的“吃货”,又或是“等疫情结束我要去看中超”的球迷,正是因为心有阳光,有最质朴的希望,这样的他们才更真实,才更让我们读懂平凡中的伟大。厚重的战袍掩不住他们青春的向往,但重任在肩,他们义无反顾投身战“疫”前线。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国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来在青年。白衣战袍上充满个性的字句里跳跃着青春的脉动,彰显的亦是青年一代的责任与担当。

记者:“谈到这个岁数就不得不提,马上就要退休了,为什么还要来?”

不满24小时顺利完成病区改造任务

随后的几天里,接诊流程基本捋顺了,石月欣的工作重心也从病区转移到医护人员身上来。她最关注的是医护人员防护服的穿脱流程。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的住院楼,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从普通病区改造成隔离病区的。但是从严格的院感角度看,仍有太多的细节需要进一步完善。对于石月欣的团队来说,1月27日深夜抵达武汉后,来不及休息,确保所有医护人员的安全重任就已经迎面而来。

石月欣:“这里有两层病房是空的,全打通的,和下边楼层的格局一点都不一样。还有,它的天花板不是大平板,封闭起来很难,打隔断也不容易。所以我们就又集思广益,最后决定牺牲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增加床位,这样等于从5层到14层每隔一层的东边开一层病房。所以这十几层楼所有的工作人员要慢慢磨合。这些细节的东西,我们真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另外,也可能是我岁数大,爱管闲事(笑声)。”

石月欣:“那天视频我们家外孙女说,姥姥我不想看见有影的你,我想看见真人。我说你好好表现,我给你巧克力。我说你看你来拿,她还真伸手去拿,小孩特有意思(笑声)……”

“除了4岁外孙女,家里都是党员,用不着解释”

这是敬业专业的集中颂扬。73岁的李兰娟院士,每天只睡3个小时,她的防护服上写着“武汉加油”;在防护服后面写下“精忠报国”的是位来自吉林的39岁医生,他说:“我不能容忍在这样一个危机时刻,自己不能出现在第一线”;“请按时吃药”“祝你好胃口”“体温正常,好棒!”感染科护士在隔离病区内有不同分工,她们在防护服写上了不同的温馨提示,让患者对工作重点一目了然……一个个细节,汇聚成“隔离不隔爱”的暖流,温暖的却不仅仅是医护人员和患者的心。白衣战士也是凡人,上了战场,他们需要给自己打气;患者被隔离也会恐慌,需要缓解焦虑,增强信心。战袍留字的背后,是医生和患者的相互信任,是大家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是人民群众的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在曹怡坤送药期间,不断有工作电话拨打进来,大多都是群众的咨询求助电话,面对群众的求助咨询,她从不拒绝,有求必应。疫情暴发以来,曹怡坤的脚步不停,电话也没有断过,为居民服务的心更是一直热乎着。

在第一次转运的过程中,细心的她发现转运车辆空间狭小密闭,转运时感染风险高,于是她想了个办法,用塑料桌布、透明胶带等材料,把警车前后进行分隔,封闭得严严实实,做了一个“隔离舱”。从此,所里有了一辆简易的送治专用车。

2月15日,是曹怡坤难忘的一天,辖区内有一对小夫妻,两人都是临床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但由于女性是孕妇,所以不愿去隔离医院。社区工作做不通,曹怡坤随即上门,没想到也吃了闭门羹,于是她拿起了电话。“她怀孕4个月了,现在情况不稳定,最近天气恶劣,万一再着凉怎么办?过几天再说吧。”孕妇的丈夫陈先生(化姓)道出了自己的担忧,之后便挂掉电话不再接听曹怡坤的来电。

记者:“您曾经形容就是说院感工作有‘三管’,是吧?”

石月欣:“嗯,每天要跑医院好几趟。”

无奈之下,曹怡坤只好改发短信。

记者:“您反而觉得自己也很有收获。”

石月欣:“3区是什么?污染区、半污染区,还有清洁区,分这三个区。病人在污染区,工作人员穿脱防护服的时候是半污染区,出来的时候是清洁区。如果哪个环节你走错了都有可能造成被传染的机会。两线就是一个是病人通道,一是工作人员通道,这两通道也不能乱混。”

(光明网记者蔡琳 通讯员唐时杰)

anniesmid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