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累计票房超10亿元影片创作与市场运作引热议

累计票房超10亿元 影片创作与市场运作引热议

泪水与票房外 八佰得与失?

此外,姜武也为角色减了二十四五斤,进组前开始减,进组后边拍边减。王千源笑说他一天一个样,快要连不上戏了。不过姜武认为自己瘦的很有层次,“日渐消瘦符合老铁这个人物,来的时候是这样,在这里的四天对他而言是深深的折磨,几天下来他一定会变瘦,我都想好了。”

第一,聆听。少说多听,无论是面对创业者、企业家,还是团队成员之间,做一个好的聆听者。

沈南鹏表示,整个红杉中国创始团队的使命感就是:要在中国推动一批顶级的高成长的新经济企业(像美国的思科、甲骨文、苹果、雅虎、谷歌那样)取得成功。

关于“传承”,沈南鹏介绍道:红杉从1972年到2022年即将迎来50周年,现在是第三代领导班子在领导,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也得到了很好的传承。红杉中国今年是15周年,再过15周年,等到30岁的时候,应该有一批今天在努力拼搏的年轻人站在舞台中央领导它走向下一个成功。

由于《八佰》用IMAX机器拍摄,任何细微的感觉,都会很清晰地被放在银幕上,所以每一场戏、每一个镜头都不能去懈怠,人物的状态、眼神,都会一览无余地出现在这个银幕上。但王千源表示,剧组非常专业,“最早我们围读剧本前要试妆、化妆、做完衣服。我觉得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剧组,包括化妆,你的皮肤的状态,你的伤疤是什么样子,砍伤是什么样,刀伤、枪伤、擦伤、火烧,种种都不一样,他们做了无数种,包括自制的火焰喷射器。来到《八佰》给我的感觉是比较紧张,有一些不确定,也有一些压力和兴奋。”

如何更好地践行合伙人文化,有几点体会。

我很欣赏张一鸣反复提到的一个品质——延迟满足。归零心态在本质上也是延迟满足的一种表现。取得任何成绩之后,庆祝一下,但是很快就要主动迎接下一个挑战。

几年前,红杉的一位合伙人Michael Moritz和曼联队的传奇主帅Alex Ferguson 合作出版了一本书《领导力》(Leading),探索了曼联队成功的秘诀,以及为什么这样一支冠军之师能保持长盛不衰。从红杉的角度来说,我们也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一直活跃在科技创新创业的前沿,帮助一代代创业者成就了伟大事业。

王千源、姜武和张译 三个小人物演绎三种人性

Q5、今年女排集训场地有一个特别醒目的标语,叫“一切从零开始”。红杉的投资理念中也有个很著名的说法叫“最好的投资是下一个投资”。为什么你们会有这种“归零心态”?

得了“天时”,失了“人和”,以后要看“地利”

郎平:女排的历程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很多经典战例都是逆风翻盘。比如2016年里约奥运会。作为前一年世界杯的冠军,我们在小组赛中一直没打出状态,只取得了小组第四,而且从“死亡之组”出线后面对的就是志在三夺奥运冠军的东道主巴西队。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会止步四分之一决赛,因为巴西队太强了,奥运会前我们在和她们打热身赛的时候,我们全主力上场一局没赢。

● 对一支球队来说,放下心理包袱,有勇有谋,战斗到底,幸运才会对我们微笑。

姜武很喜欢《八佰》讲故事的方式,“如果你要单纯拍一个谢晋元带着战士抵抗日军的电影,也不错,但是不如现在这样站在一个不同的视角上。南岸和北岸那种呼应,我觉得这种视角很独特,也很新颖,这种拍摄方法,非常好。觉得确实没有演够,有点不舍在里头。我第一次来到《八佰》的时候挺震撼,基本上是一比一的感觉,灯火辉煌,能想象出解放前那种夜上海、不夜城、东方巴黎的感觉,而河对岸,就是惨烈的战斗,生与死就是一瞬间的事,很震撼。”

投资行业和体育竞技的确有许多相似之处。我理解的“女排精神”有几个关键词:顽强拼搏、团结协同、永不言弃。这些品质是能让投资人们感同身受的,尤其是“团结协同”。红杉跟许多企业不同的是,我们没有几万员工,只有200号人,但是我们是一个小而精的团队,就像中国女排一样。如何管理好一支这样的精英队伍,不仅是女排和红杉,也是广大创业者需要面临的重要课题。

实际上,在中国电影的低谷期抓机会,对于“华谊”来说是轻车熟路的。时光倒回到1997年,中国电影同样处于一个徘徊期,而华谊以《甲方乙方》出道,不仅开创了国产片贺岁档的先河,更重要的是,从此这家电影公司伴随着中国电影市场化改革一直发展下来,既是中国电影改革的见证者,也是得利者。

近日,沈南鹏和郎平进行了一场团队领导者之间的跨界对话。在这场2个小时的对谈中,郎平谈到了坚毅拼搏、谈到冠军队伍的管理心得,沈南鹏则分享了他对红杉组织进化的洞察、对合伙人文化的思考以及如何度过至暗时刻。

郎平和沈南鹏对此深有共鸣。

15年来,红杉中国参与了一些世界级的中国企业的发展,比如大疆、SheIn和字节跳动。所以“最好的投资是下一个投资”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它的背后说明科技创新和企业家的潜力、创造力是有无限可能的。

对于各自扮演的人物,王千源、姜武和张译也有话说。

女排集训场地那一条“一切从零开始”的标语,与红杉投资理念中“最好的投资是下一个投资”异曲同工。

张译认为这部电影无论从故事、主题,还是整个剧组的庞大程度,包括演员的数量,摄像机、吊车、曲臂车、灯光这些器材的品质,再到众多工作人员的付出程度,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必然使这部电影成为里程碑式的一部电影,“作为一个演员,在这样的一部戏当中有过工作的经历,是非常非常难以忘却的一件事情,在这个团队当中工作是一种幸福。”文/本报记者 肖扬

关于“变化”,沈南鹏表示:投资行业千变万化,如果一家机构的方法是一成不变的,就很难适应新的挑战。资深的合伙人应该学会聆听,而且要勇于做一些尝试,不断克服思维惯性,不断拥抱变化,不断跳出舒适区。

在姜武看来,老铁是一个很丰富的人,“从造型上,我们也把这人弄成一个小卷发,留着类似俄罗斯人的胡子,抽着雪茄,一开始出现很狂妄。后来大家发现他自私、胆小,最后也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救了一些人,他有很大的转折。最后,他选择留下来,唱着《定军山》,很灿烂地笑,去迎接死亡,是起伏挺大的一个人物。”

沈南鹏:“最好的投资是下一个投资”这句话是上世纪70年代就在红杉内部提出来的。那个时候投资了苹果、甲骨文,还有后来的谷歌等等,可以说许多“后来”的投资带来了更多的传奇。

但等你下山以后不久让你再往上冲,那种心态就可能发生变化了,这跟第一次登顶前的那种渴望是不一样的。所以怎么激励队员二次冲峰、三次冲峰是非常重要的。

合伙人文化确实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培养起来,而且要在点点滴滴的地方着手,让每个人觉得他是团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举一个例子,我们会给投资人每半年发一封信,介绍这半年发生了什么。信最后的落款,从我们2005年成立到现在为止,尽管我是管理合伙人,但从没有签过我的名字,最后一定是两个单词——Team Sequoia(红杉团队)。这看起来是小事儿,但是在这种小地方反映了红杉的文化,每个团队成员都可以凭借专业能力得到尊重和认可。只有通过多年的磨合才能达成极致的合伙人文化,这是一个投资机构基业长青最重要的因素,也是郎导分析的女排常胜的重要原因之一。

● 女排精神的精髓只有一个,那就是团队。

全面展现国民党军队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电影,之前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广西电影制片厂的《血战台儿庄》。对于《八佰》来说,从一桩历史真实事件改编,是以宏观叙事进行史诗般的“再现”,还是在以个人对历史事件的理解基础上寓言化的解构和重构?这是考验导演创作的地方。从影片最终呈现的结果来看,创作者走了一条含混的道路:既有再现历史的一面,又赋予了太多自己的认知。

建立这种“归零”的心态非常重要。我们不会觉得以往的成绩会给我们带来明显优势。在市场上去赢得企业家的心,跟企业家建立合作,红杉跟任何基金都是在同样的位置上。

在合伙人文化中,我虽然是基金的管理者,但在最重要的投资决策上,我们没有boss,也不应该有boss。在每一个项目上,不管他是合伙人还是刚刚加入红杉的分析师或投资经理,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也同时应该接受其他同事建设性的挑战。只有这样的文化才能帮助一家投资机构做出最好的决策。

第三,支撑。团队成员相互之间能够补位,能够看到和补到对方可能的盲点。

郎平:我们拿到世界冠军以后,就跟队员说要“一切从零开始”。这句话看似简单,其实用每一天去实践真的非常难。

但在抓“天时”的过程中,“华谊”因为发行方式与一些影院发生了“矛盾”。其根源在于“华谊”采取了保底分账、交保证金的发行方式。尽管“华谊”的理由是“保护电影市场的正常秩序,打击偷漏瞒报”,同时它也声称此举并非针对小影院,而是发行方通过多维度考量,在11800家影院中筛选出来优选诚信精英的影院。但对于还在经受疫情“摧残”的影院来说,这多少有些像“挟天子以令诸侯”。

● 我们拿到世界冠军以后,就会跟队员说“要一切从零开始”。

第二个时刻发生在红杉。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那是特别具有挑战性的一年。那一年我们在北京郊区开CEO峰会,天气异常寒冷,而且整个会议的气氛也比较消极:消费行业不怎么样,互联网行业有挑战,医疗行业也不行……大家的悲观情绪还相互影响着。郎导说女排进入“死亡之组”被大家判“死刑”,我们当时会议的氛围几乎和那时的女排一样。那个时候,我们做对了很重要的两点。

我告诉队员们:没打比赛之前,不管外界怎么判断胜负概率,是三七开还是二八开,在我这里就是五五开。外面给我们判“死刑”了,但我们还剩一口气。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去争取。我们做好回家的准备,但我们争取不回家。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在赛场上多咬一分,看能把对手咬成什么样。

赛前给队员开准备会时,我鼓励她们努力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东道主没有那么可怕,我们在历史上拿冠军都是战胜东道主,比如1981年世界杯打日本、1982年世锦赛打秘鲁,1984年奥运会打美国。

● 只有做到最好,才有机会跟最好的创业者同行,才能在路上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商业风景。

我们投身女排的工作都是带着崇高的使命感的,只要干了,每天都要把自己最好的状态投入到工作中,保证每一天都有最好的训练质量。对于教练来说,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必须为这个最高目标服务。

疫情令电影市场出现了空窗期,对于电影行业来说是风险,是低谷,但对于一部影片、一个企业来说或许是个机会。显然,华谊是看到了“后疫情”时期的这种机会。就像王中磊所说的:“7月20日,中国的电影院终于等来复工的一天,在那一刻我们非常的激动。我也主动和电影局商量,我们愿意拿出自己优秀的影片,复工之后投入市场。”

沈南鹏:听了郞导的故事,我发现体育比赛比创业投资精彩多了,在短短几十分钟内有这么多心理战。对于创业者、投资人来讲,关键时刻的出现往往伴随着大环境的变化。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在两个关键时刻做出的选择产生了重要影响。

第二,信任。在进行每一项投资的时候,往往只有少数几个团队成员对企业有最深的理解,而且视角独特,这时就特别需要其他团队成员给予信任。

所有的运动员,不管多优秀、多年轻,只要踏进女排国家队的大门,就要尽其所能为团队做贡献。在这个团队中,没有“你”,没有“我”,只有“我们”。

郎平认为,“我们投身女排的工作都是带着崇高的使命感的,只要干了,每天都要把自己最好的状态投入到工作中,保证每一天都有最好的训练质量。女排主教练的工作不管是我还是谁来做,每天都要尽200%的努力,你必须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才能上阵。”

得了好题材,失了好想法,最终看的是好制作

不过,这部影片还是值得一看的,因为在一段时间内,中国电影市场确实缺少像《八佰》这样制作精良的战争片。尽管“创作人”在人文高度和艺术探索上存在不足,但至少还是应该为创作人这种试图突破套路,突破自己的努力点赞的。毕竟,能让观众情不自禁流眼泪的电影一定不是只会煽动情绪的作品——流泪的背后,终究有理性的触动。文/满羿

在2000年那一段至暗时刻里,沈南鹏认为,首先得相信自己,相信这个商业模式是正确的,公司是能成长起来的。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就根本没有机会去说服坐在桌子另外一面的投资人。其次,你要尽每一分努力。可能某位投资人只有3%的意愿投资你,或者连见都不愿意见你。但是,你一定要安排所有可能的会议,然后在每一个会议上,用100%的努力去说服对方。

郎平:我很同意沈总谈到的“团结协同”。事实上,女排精神有非常丰富的内涵,但它的精髓只有一个,那就是团队。从1981年第一次拿到世界冠军到2019年赢得世界杯,成就“十冠王”,无论是哪一任教练,哪些队员,“团队”永远是女排精神的精髓。

首先,要相信自己。虽然大环境剧烈变化,但我们2008年下半年投的项目跟2007年同期差不多,并没有因环境影响减缓投资节奏。我们依然相信自己投资的方向是对的,依然看好中国的新经济,坚信会有一批企业从冬天走出来。

维护自身利益,对于一家相当渴望资金的企业来说无可厚非,但对于整体的电影行业的复工复产是否起到了正面作用,还是要“以观后效”的。

Q4、红杉团队和女排一样,都是各自领域最优秀的人才组织。作为领导者,如何管理一支“群星璀璨”的精英队伍?

在那一段至暗时刻里,首先得相信自己,相信这个商业模式是正确的,公司是能成长起来的。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就根本没有机会去说服坐在桌子另外一面的投资人。其次,你要尽每一分努力。可能某位投资人只有3%的意愿投资你,或者连见都不愿意见你。但是,你一定要安排所有可能的会议,然后在每一个会议上,用100%的努力去说服对方。

Q3、这么长的职业生涯中,支持你们更为坚定、不断勤勉的动力是什么?

郎平认为,帮队员在罕见的极端情况下磨炼了坚韧和坚定,正是未来她们继续前行、不断突破自己的“冠军之心”。“不管闭关多少天,我们都要有目标。在巨大的变化和考验面前,要静下心,稳得住,保持耐心,保持强大。”

谈及与管虎导演合作的感觉,姜武说:“跟他拍戏很幸福,而且我觉得一部电影的成功,取决于演员和导演的合作,导演和演员更像一对‘夫妻’,和睦共处,互相理解对方要什么,最后生出的‘孩子’一定是非常好的作品,我觉得管虎真是很地道,也很高级。”

对于两位在各自行业的领军人物来说,2020年都是极有特殊意义的一年。红杉中国迎来其15周年生日,备受国人关注的女排本应在东京奥运会上向历史上第11个世界冠军发起冲击。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他们不得不面对很多改变,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思考了更多。

郎平对此表示赞同,她认为,女排精神的精髓只有一个,那就是团队。在这个团队中,没有“你”,没有“我”,只有“我们”。郎平表示,培养团队精神,要从最小的事情开始,小到一起集合吃早饭不能迟到,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马虎。一旦形成习惯,整支队伍就会变得非常有力量,大家互相帮助、彼此激励,也会给每一个个体克服困难、勇往直前的勇气。这也是女排精神传承至今的内核所在。

杜久林表示,该工作首次阐明了大脑三维血管发育过程中机械敏感通道Piezo1及其下游的钙离子活动对内皮顶端细胞的路径选择的重要作用。

沈南鹏:在我读初中的时候,老师经常用女排激励我们。我印象深刻的是,1981年女排世界杯上,中国女排击败东道主日本队夺冠。那场比赛很焦灼,最终中国女排顽强拼搏到最后一刻,以3比2赢得冠军。那一幕牢牢地刻在所有中国人的脑海当中,鼓舞了不仅仅是当年像我这样的学生,对各行各业都是一种激励,因为她带来了一个振奋国人的励志的故事。

其次,不要抱怨也不要放弃,专注做最重要的事。那时候的红杉只想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帮助成员企业尽快走出困境。我们鼓励CEO们聚焦到自己的业务上,继续做该做的事,在这个时候,坚持尤为重要。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得帮他们出谋划策,无论结果如何,努力是一分都不能少的。

所以如果你自己没有坚定的信念或者没有突破,对手就有可能超越你了。为什么我们说老女排的“五连冠”是极为了不起的成就,就是她能一次一次做到心态归零,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一直都能保持这种冲峰的姿态。

张译:经历了很多拍摄中的第一次

姜武:觉得还没有演够

由此可见,建立一个能够有效维护电影企业自身利益、实现制片、发行和放映三方利益共享,增加三方企业抗风险能力,保证公平、公正,自由竞争的电影产业发展机制迫在眉睫——这就是“地利”。不如此,资本是不愿意进入这个领域的。

郎平则认为,管理上需要人性化,同时自己也非常认同沈南鹏提到的“聆听”。郎平表示:因为过往的经历,运动员的心理和对自己的定位也有不同。“所有的运动员,无论之前有没有取得过好成绩,都是一个‘零’。而对于冠军球员来说,要让她们认识到:虽然昨天你是冠军,但明天你不一定是冠军,你若想一直夺冠,就必须每天尽最大努力做最好的自己。”

为了饰演老铁,姜武在语言上也下了功夫。他表示,自己说方言的戏演过很多,方言其实可以帮助演员很好地进入角色那个状态,“当时是想让我演一个东北口音的,我想东北口音的这种角色,在很多电影里出现过,我就稍微变了一下,说丹东话,有点嘎拉味的那种方言,可能对这个角色更有帮助,更与众不同吧。”

沈南鹏:记得红杉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红杉在美国创造的奇迹,如思科、甲骨文、苹果、雅虎、谷歌等等,激励整个创始团队萌发出一种使命感:我们也要在中国推动一批顶级的高成长的新经济企业取得成功。随着基金的一步步发展,这种使命感也就变得越来越强烈。

谈及“打造冠军之心”的内核,沈南鹏认为,一直葆有“冠军之心”需要处理好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变化,第二是传承。

8月25日零时,由华谊公司出品、管虎导演的电影《八佰》票房突破10亿,成为2020年首部进入“10亿俱乐部”的影片,同样也是中国电影史上第75部票房达到10亿的影片。这一市场成绩无疑对于后疫情时期电影产业复工复产起到了提振的作用,更让人们看到了特殊时期电影市场的希望,有利于恢复电影从业者的信心。但不得不说的是,这部影片从首映到现在,也伴随着巨大的争议——泪水赚到了,票房赚到了,但电影艺术本身“赚”到了吗?整个电影产业的良性化运营、电影市场的科学化管理“赚”到了吗?对于这样一部高“期望值”的电影,探讨它在艺术创作和市场运作层面的得与失,对于未来中国电影的良性发展想必是有现实意义的。

郎平表示:那种感觉就像登山一样,如何激励队员二次冲峰、三次冲峰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我们说老女排的“五连冠”是极为了不起的成就,就是她能一次一次做到心态归零,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一直都能保持这种冲峰的姿态。”

《甲方乙方》的时代,王中军兄弟靠着自己的聪明和胆识,靠着市场化的剧本,靠着冯小刚对喜剧和观众的认识,靠着韩三平的慧眼,让人们看到了体制创新、机制创新在那个时候给予中国电影行业、电影企业和电影人的好处;那么现在《八佰》所在的这个时期,王中军兄弟靠着积累的名声、经验以及资本化运作,靠着中国电影市场这些年积攒的人气和底蕴,让人们看到了中国电影产业和企业自身进行“供给侧”改革的必要。

第一个是在携程创业的时候。2000年初,互联网行业阳光明媚,大家充满了憧憬。但到了下半年形势急转直下,互联网泡沫破裂,市场上很少有投资人愿意再投资互联网公司,再相信互联网公司未来还有盈利的希望。我当时主导携程的融资,如果那时失败了,可能今天大家也就没有携程可用了。

而对于如何更好地践行合伙人文化,沈南鹏谈了三点体会:

● 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就根本没有机会去说服坐在桌子另外一面的投资人。

谈及“关键时刻”,郎平表示,“对于一支球队来说,放下心理包袱,有勇有谋,战斗到底,拼到最后,运气的天平也会向我们倾斜。幸运女神一定是看谁更顽强、更忘我,你把水平发挥出来了,她才会向你微笑。”

第一,聆听。少说多听,无论是面对创业者、企业家,还是团队成员之间,做一个好的聆听者。

这是影片艺术呈现的最大遗憾——我们必须要重新的认识观众和理解观众。今天中国的电影观众不仅仅是看中国电影的,在平常,他们还看好莱坞电影、看日韩电影,还经过了欧洲电影、伊朗电影的洗礼,要知道今天的中国电影观众是经过在互联网写影评历练的,要知道今天的中国电影观众的学历水平和文化水平是不断在提高的——甚至于从审美水平的角度说,大量的中国电影观众是要高于相当一部分电影创作者的。一言以蔽之,对于今天的中国电影创作者来说,其工作首要的不应该是一味表达自己,教育观众,而是透过银幕,坦诚自己,与观众交流,启迪观众思考。

投资行业的最大特征是千变万化。今天的行业情况跟15年以前我们看到的行业相比,简直天翻地覆。和女排一样,这个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甚至不断加剧。在这样的行业中,如果居功自傲,很快会被市场淘汰掉。

第三,支撑。团队成员相互之间能够补位,能够看到和补到对方可能的盲点。

为了探索内皮顶端细胞路径选择的细胞分子机制,研究人员首先通过在体长时程成像,实时观察幼年斑马鱼脑部内皮顶端细胞在发育过程中的细胞形态和钙离子活动的动态变化,发现机械敏感性阳离子通道Piezo1介导了顶端细胞局部钙活动的产生和相应分支的生长命运;敲除Piezo1可导致斑马鱼大脑血管顶端细胞分支上钙活动减少、顶端细胞路径选择缺陷和大脑三维血管网络发育异常,同时钙激活的蛋白水解酶Calpain和一氧化氮合成酶信号通路分别介导了Piezo1-钙离子活动诱发的顶端细胞分支的收缩或伸长的命运。

但在我这里,所有的运动员,无论之前有没有取得过好成绩,都是一个“零”。对于每一个运动员来讲,一定要求要高,标准是一致的。对优秀运动员还要有更高、更严格的要求,因为她们在场上要承担更多,让她们变得更好,更主动去带动新手成长,让小队员一看:她有这么高的成就,还这么努力,那我自己更应该好好训练。这种“以老带新”体现了一种精神的传承。

15年过去了,现在团队有更多的理由去坚持这种使命感。我们推动了美团、拼多多、今日头条、京东等等一批优秀的企业取得成功,这让我们坚信在未来的20年、30年里,我们有能力帮助更多创业者缔造一批改变世界的企业。

以下为对话实录,来自红杉汇:

郎平:作为球队的主教练,沈总所说的“要聆听”在女排同样适用,我认为管理上需要人性化。可能在外界看来,女排队伍里有主力有替补,有拿过冠军的,也有刚刚入队的,因为过往的经历,运动员的心理和对自己的定位也有不同。

对于群像式的刻画,王千源却觉得大家都是主角:“我们在一起没有像别的戏一样有男一号、女一号,男二号、女二号,我们每天都跟群众演员们在一起,我觉得我们都是男一号。我跟老虎(管虎)说,如果能参赛报奖的话,你报50个配角上去,我们要拿配角奖,就拿团队配角,哪怕就一个奖杯也行。因为大家不像其他的那种配角,有情感、有故事、有性格、有反转,我们是群体,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都用自己的热情和激情燃烧了这个角色。所以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是最优秀的配角演员。”

每一个环节、每一天都这样坚持是非常难的,但一旦形成习惯,整支队伍就会变得非常有力量,大家互相帮助、彼此激励,也会给每一个个体克服困难、勇往直前的勇气。这也是女排精神传承至今的内核所在。

另一个方面,归零心态还体现在坦诚面对自己的失败。沈南鹏坦言,过去十几年,红杉也有过一些失败的投资,“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不断做复盘、反思失败。总结教训的工作要比找成功经验更重要,它能帮助我们未来努力避免类似的错误,这种勇于面对失败的心态会让我们走得更远。”

继而问题又来了,历史再现得单调、片面,缺少“多元”。观众还是没太清楚这个“事件”本身,从而导致他们在观赏过程中只是被动接受者,而不是一个管中窥豹的思考者;而如果是解构与重构的寓言化或者风格化表现,导演对这个战争的认识并没有新的“高见”,甚至对于战争,尤其是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缺少了更高层面的、基于真正的普遍意义上的人性认识。换句话说,从接受者的角度来说,影片终究没有呈现出其外在“形式”,如小人物的视角、白马的隐喻、租界百姓与仓库军人的二元对立等所应该体现出来的艺术观念和作品主题。简单地说,“创作人”确实试图反思战争,反思中华民族的苦难,反思人的生存意义,反思个体、民族与国家的关系,反思生命,但终究因为叙事的削弱,人物的不完整,“小人物”与“大人物”视点切换的“无逻辑”,使得影片最终呈现的是反思的不到位或者力度的虚弱。

聚焦战场上平凡的小人物如何在四天四夜中找回为人的尊严, 对于导演管虎来说,“戏里最好看的是人”。目睹战友在自己面前死去、时刻在炮火中艰难求生,任何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都会在这种境况下产生心理变化,催生出内心深处“动物性本能”。

对于羊拐这个人物,王千源解读道:“他性格倔强,比较生冷,但内心是个孝子。性格比较耿直、倔强,比较贼,是一个老兵痞子,是这么一个基调的人物,你说倔吧,他又不太善良,他要欺负人。你说他要不善良吧,他有时候在邪恶当中又有一些正义。”

关于“女排精神”,沈南鹏认为,顽强拼搏、团结协同、永不言弃是“女排精神”的几个关键词。其中,自己对于“团结协同”最为感同身受。沈南鹏表示,红杉资本只有200号人,如何管理好一支像中国女排一样“小而精”的团队,是女排和红杉,也是广大创业者需要面临的重要课题。

沈南鹏表示,自己非常欣赏张一鸣反复提到的一个品质——延迟满足。归零心态在本质上也是延迟满足的一种表现。取得任何成绩之后,庆祝一下,但是很快就要主动迎接下一个挑战。

Q2、体育比赛和投资往往都会面临很多关键时刻,你们是如何在这些时刻做出决断的?

《八佰》给王千源带来了以往没有的感受,“这是我经历的一个比较大的戏,是我第一次拍30年代打仗的戏。第一次拍这么长时间的电影,第一次拍这么脏的电影。之前拍过一些战争戏,但是像这样的戏从来没有拍过。我觉得在这个组里工作有一种神圣感,有一种激情,很激动。”

这个感觉就像登山一样,我策划了很长时间,要冲峰冲顶,经过千难万险冲上去了,那种喜悦夹杂着艰辛,回忆起来感觉特别美好。

这是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很有意思的现象:当年,民营电影企业的发展冲击了国有电影企业的生存,推动了中国电影市场化改革,而现在中国电影的产业化发展和供给侧改革,推动了新兴电影企业的涌现,也迫使“老牌”企业自我更新。

张译还记得第一天到达苏州的拍摄大本营,导演就领着他跟李晨参观,“当时还没有完工,我们俩就把景地参观了,楼上楼下、南岸北岸、过桥都参观了。那个时候的河道还是一片荒芜,仓库还是毛坯,很多楼梯都没有护栏、没有扶手,大家上楼梯的时候还要彼此拉扯、彼此提醒。其实按照我生活当中的状态,进剧组应该是非常好奇的一件事情,但是那一次参观就完全没有心思,满心想的都是我即将要在这个地方开始一次完全未知的旅程。如果是一个旅程哪怕你有80%的未知度,其实你都会有兴趣,但如果是100%的未知度,有点难以好奇了,所以我觉得我来之前是蛮壮烈的。”

应当说,这部影片“创作人”想法太多,想说的太多,这恰恰违背了艺术创作和表达的基本原理:什么都说等于什么都没说——“不患不了,而患于了”——我们需要给观众以留白。

另一个方面,归零心态还体现在坦诚面对自己的失败。过去十几年,我们有过一些失败的投资,但每一次失败都是我们集体做决策并一路走过来的。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不断做复盘、反思失败。总结教训的工作要比找成功经验更重要,它能帮助我们未来努力避免类似的错误,这种勇于面对失败的心态会让我们走得更远。

值得玩味的是,彼时,“华谊”是一家初涉中国电影的创业公司,一切“零”起步;而现在,“华谊”是极力要摆脱债务危机的老牌电影企业,一切从“负”起步,开启第二次创业——对于不同时期的这家公司来说,“天时”无疑被抓住了。

对于冠军球员来说,要让她们认识到:虽然昨天你是冠军,但明天你不一定是冠军,你若想一直夺冠,就必须每天尽最大努力做最好的自己。

● 合伙人文化是一家机构基业长青最重要的因素。

沈南鹏与郎平一致认为“使命感”是支持自己在职业生涯中更为坚定、不断勤勉的动力。

Q1、说说各自心中关于“女排精神”的定义。

就像他讲到的在激烈竞争中“不进则退”,体育竞技更是如此。不是说我拿到冠军就永远在那个level上了。因为太多的对手也在往上冲,他们没有登顶过,甚至比你更渴望登顶。

回顾过去的15年,红杉中国推动了美团、拼多多、今日头条、京东等等一批优秀的企业取得成功,这让我们坚信在未来的20年、30年里,我们有能力帮助更多创业者缔造一批改变世界的企业。沈南鹏表示:“我们始终认为,只有做到最好,才有机会跟最好的创业者同伴而行,不然就没有机会。作为投资人,你只有一直追求卓越,才能在一路上看到别人没有看到的商业风景。”而落实到日常工作中,就是非常简单的day in and day out的努力。行业的特性让自己包括整个团队不得不牺牲掉很多个人时间和个人生活,将汗水累积成最后的能力。

培养团队精神,要从最小的事情开始,小到一起集合吃早饭不能迟到,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马虎。训练太苦、比赛发挥不好、遇到瓶颈的时候,因为是在集体当中,队员必须要学会自我管理情绪,在碰到困难的时候和队友教练交流、主动寻求帮助。

沈南鹏认为,“最好的投资是下一个投资”口号背后,说明了科技创新和企业家的潜力、创造力是有无限可能的。“我们不会觉得以往的成绩会给我们带来明显优势。在市场上去赢得企业家的心,跟企业家建立合作,红杉跟任何基金都是在同样的位置上。和女排一样,这个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甚至不断加剧。在这样的行业中,如果居功自傲,很快会被市场淘汰掉。”

不过,透过此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电影的制片、发行和放映,三方依然没有形成水涨船高的有机整体或者叫共同体,各自为战,企业自身利益的维护不是靠机制和体制,也不是靠互联技术或者“云计算”,而纯粹是靠“人脑算计”外加老套路。

在红杉这个团队中,我们希望每一个个体都能做最好的自己。这里面没有太多花哨的策略或者理念,最后落实到日常工作中也非常简单,就是day in and day out的努力。行业的特性让我们不得不牺牲掉很多个人时间和个人生活,将汗水累积成最后的能力。不仅是我,整个红杉团队都这样来要求自己。

谈及“管理心得”,沈南鹏认为,红杉团队一直努力践行非常重要的企业文化,叫做合伙人文化,把人才聚拢起来,共同协作完成一份事业。与此同时,只有通过多年的磨合才能达成极致的合伙人文化,这是一个投资机构基业长青最重要的因素,也是郎导分析的女排常胜的重要原因之一。

沈南鹏则回忆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沈南鹏表示,对于创业者、投资人来讲,关键时刻的出现往往伴随着大环境的变化。对于自己而言,在两个关键时刻做出的选择都产生了重要影响。

虽然身处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但作为各自团队的领导者,他们都打造了一支冠军之师,并赋予了组织相同的气质——追求卓越的冠军文化。在这点上,他们不谋而合。

王千源:我们可以拿团队配角奖

王千源透露,剧组里的演员每一天都是以最饱满的状态,最激情的感觉拍摄,“像欧豪扮演的端午,张译演的老算盘。有一天他们到水里去拍戏,张译很怕水,如何去克服?那一天那么凉,还要在水里沉下去,我觉得对他们来讲都是挑战。跟优秀的对手在一起,跟优秀的演员在一起拍戏,我觉得是一种幸福。”

沈南鹏:投资行业的确是一个“小众行业”,基金公司聚集了一批精英人才。在红杉,我们一直努力践行非常重要的企业文化,叫做合伙人文化,把人才聚拢起来,共同协作完成一份事业。这和郎导提到的女排精神精髓——“团队”有着相似的内核。

对于一支球队来说,放下心理包袱,有勇有谋,战斗到底,拼到最后,运气的天平也会向我们倾斜。幸运女神一定是看谁更顽强、更忘我,你把水平发挥出来了,她才会向你微笑。

经过这些调整,等到和巴西队比赛的时候,我能看到队员的眼睛里是有光的。后来打到第五局的时候,我们这种咬住对手、一分一分搏命的打法把压力全部转移到巴西队身上,她们的心理开始发生变化,一些运动员的眼神都不太对了。到后面已经不是纯粹的技术战,而是心理战了。

第二,信任。在进行每一项投资的时候,往往只有少数几个团队成员对企业有最深的理解,而且视角独特,这时就特别需要其他团队成员给予信任。

沈南鹏则认为,最好的自己就是“做好一个聆听者、做好一个领导者,发挥自己所有的潜能,争取不断超越自己。”

打造一支冠军之师很难,打造一颗冠军之心更难。

而真正实拍起来,张译觉得是由简至难的进入过程,“从剧组的硬件到剧组的软件,在很多地方都开创了我在拍摄经历当中的第一次。”

郎平:沈总说到的使命感我也感同身受,正是女排这个伟大的集体给了我坚定走下去的最大动力。这么多年,大家一说起女排,腰杆都挺得直直的,对这支队伍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女排主教练的工作不管是我还是谁来做,每天都要尽200%的努力,你必须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才能上阵。

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那一年,沈南鹏认为团队当时做对了很重要的两点:第一点仍然是相信自己,“我们依然相信自己投资的方向是对的,依然看好中国的新经济,坚信会有一批企业从冬天走出来。”第二点是不要抱怨也不要放弃,专注做最重要的事,“我们鼓励CEO们聚焦到自己的业务上,继续做该做的事,在这个时候,坚持尤为重要。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得帮他们出谋划策,无论结果如何,努力是一分都不能少的。”

我们始终认为,只有做到最好,才有机会跟最好的创业者同伴而行,不然就没有机会。我们参与了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这样的公司,并在它们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作用。作为投资人,你只有一直追求卓越,才能在一路上看到别人没有看到的商业风景。

八百壮士的故事 ,为何导演管虎要起名为“八佰”?原因有二,其中之一就是管虎坦言,电影《八佰》更注重战争中个体体验,“战争不是最主要的,战争中的人的个体体验是最重要的,我更关注人,所以人字旁特别重要。”

对于“心目中最好的自己”,郎平认为“最好的自己就是不负自己。带领所有的年轻的女排队员,向最高的高峰冲击。”

anniesmidt.com